聚餐好地點

關於部落格
聚餐好地點
  • 1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話題探討:2018年開始延遲退休是否可行

  【原標題:三年後延遲退休是否可行?】   郭山澤/漫畫   ■本期話題:中國社科院近日發佈報告,建議改革退休年齡前應該實現養老保險制度的並軌,即2015年至2017年實現機關事業單位人員退休金制度和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制度的並軌,2018年開始延遲退休年齡。2018年開始延遲退休,您如何看待?   ■話題預告:1月3日,雲南省大理州巍山縣拱辰樓發生火災,導致有600多年曆史的古跡全被燒毀。幾個月前,雲南麗江著名的束河古鎮也遭遇大火。木質結構是著火的原因之一,但有當地民眾認為,過度的商業開發,是古建築失火的更深層原因。您認為,如何在法治層面保護好古建築?   實現最大利益公約數   梅敵寒   按照《現代漢語詞典》的解釋,退休指“職工因年老或因公致殘而離開崗位,按月領取生活費用”。一些國家甚至將退休年齡直接稱為“養老金年齡”。延遲退休意味著勞動者留在工作崗位上的時間更長、交納養老保險更多,還可能對青年人就業帶來更多壓力。但應理性看到,建立在養老保險制度並軌基礎上的延遲退休,不僅是大勢所趨,更是實現各方利益的最大公約數。   全國老齡辦指出,2020年全國老年人口將達2.48億,老齡化水平為17%。對這部分人來說,如何在花甲之年獲得相關物質待遇,安享人生的“夕陽之美”至關重要。然而,早在2011年,社科院發佈報告稱,2011年養老金收不抵支的省份有14個,收支缺口達到767億元;最新數據顯示,中國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統賬結合下的隱形債務達86.2萬億元,一定程度導致養老金按時足額發放及來源受到制約。一些地方用貸款發放社保,還出現了少發、拖欠退休金現象,影響了老年人的生活質量。並軌後在職公務人員與企業職工一樣交納養老金,養老金虧空難題將得到有效解決,更好地保障每位老年人及其家庭的利益。   對在職人員來說,除了延遲退休外,每個人更為關心的是自己年老後將享受什麼退休待遇。遺憾的是,我國的退休制度雖然已有60多年曆史,但尚未形成全國統一的規範,繳費年限、退休條件、退休待遇等規定相互衝突、各自為政、飄忽多變,使人們難以預期自己的退休待遇。並軌後機關事業單位養老保險將併入城鎮職工養老保險的“大盤子”中統一運行,為建立統一規範的退休制度創造了條件,有助於人們對自己的退休權益形成合適的預期。此外,並軌將推動“單位的人”向“社會的人”轉變,促進人才流動,激發市場潛力與社會活力。   對於社會來講,目前“五險一金”已占到工資總額的40%至50%,導致企業投入能力降低,可持續發展動力減弱,也一定程度擠壓了個人消費能力。而2008年到2013年,政府財政收入以年20%多的速度遞增,但社會保障和就業支出占財政收入的比重,始終在4.5%至5.5%間徘徊。並軌後,“公務員、全額事業單位人員的職業年金資金來源由財政保障;差額撥款事業單位的解決方案或是‘財政支出十單位自籌’”,這使得部分財政資金提前進入社保基金,變成不能隨意動的“死錢”,客觀上增加了政府財政對社會保障的投入,讓企業、個人等不同的利益主體有更多機會分享社會財富這塊“大蛋糕”。   當然,如何推動新舊制度之間的無縫銜接、有序過渡,還需要傾聽民聲、整合民意,需要管理者的決策智慧,需要一系列兼顧公平與效率的制度安排,最大限度地消弭階層裂痕、普惠民生福祉。    延遲退休只能通過立法程序解決   斯傳   2014年,機關和事業單位養老金改革傳遞出了明確的並軌信號。在此興頭上,社科院不失時機地提出,待養老金並軌改革實現後,2018年開始延遲退休年齡,可謂用心良苦。   眾所周知,“先並軌養老金,再談延遲退休”,是之前最常見的輿論質疑。問題是,假若雙軌制的問題在2017年能夠順利解決,延遲退休的充分必要條件,就已然全部滿足了嗎?   雖然我們早就被告知“推遲退休年齡是一種必然趨勢”,相關專家更是為之尋找過各種理由;但不可否認,延遲退休原因之一是要彌補養老金缺口,減少養老金入不敷出的風險。要判斷延遲退休是否合理,不僅要取消機關事業單位的養老金特權,更要反思彌補養老金缺口,是否僅有延遲退休一條路徑?   在筆者看來,養老金形成缺口的原因主要有三個:一是要還舊賬,因為現在很多領取養老金的老人,之前並未足額繳納養老金;二是雙軌制下,仍有相當大的群體不繳一分錢養老金;三是養老金打理不當收益極低。   對應的,要彌補養老金缺口,至少也有三條路徑:一是前面提到的改革養老金雙軌制,全部參與社會統籌,給養老金“造血”;二是劃撥國有資產、提高國企分紅、加大財政補貼以還清舊賬,改變新人為舊人發放養老金的模式;三是加強養老金投資管理,爭取“讓錢生錢”。   延遲退休畢竟會損害到更多普通勞動者的利益,因此只能是“窮盡一切手段”之後的無奈之選,而不應該是“第一選擇”。就算萬不得已還是要延遲退休,那也不是社科院建議一下,政府部門就可以去做的,而是必須通過正規的立法程序。   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新年獻詞所說,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如鳥之兩翼、車之雙輪。涉及全體國民切身利益的延遲退休,只能在法治程序下依法進行,任何功利化的簡單考量都是要不得的。    推行彈性退休制更“靠譜”   李弘   延遲退休有助於彌補養老金虧空,緩解養老壓力,但同時也要看到,延長退休年齡關係到民生,關係到每一個退休者的利益,必須兼顧各方的利益,力爭穩妥。   對於中低收入者而言,他們的工資往往在扣除社保金及所納稅金後,實際到手的收入所剩不多,這些錢還要用來生活、還房貸、供養老人以及教育子女等等。還有為數不少的下崗職工,他們都有四五十歲了,因為種種原因,很難再就業,就盼著能夠到法定退休年齡可以拿退休金,政策一旦調整,他們無疑將會遭受巨大的打擊。   延遲退休對於就業問題的影響也不可忽視。應該說我國每年新增就業崗位很大比例來自退休人員的更替,而在短期內,我國總體上勞動力供給大於需求的狀況不會改變,如果延遲退休,就會導致就業崗位減少,將使大量青年不能進入勞動力市場,給就業帶來巨大壓力。   要解決養老金資金缺口問題,不應該簡單地單純依靠延遲退休這一行政手段,而應該多措並舉。首先,主管部門應該充分管理好社會繳納的養老金,利用市場化手段實現養老金的保值增值,提升造血功能,滿足公眾退休需求;其次,可以在稅收政策上實行間接的財政轉移,增加對社會養老金投入,或者用國有企業上繳利潤來彌補養老金本金不足,擴大養老金規模;第三是實現全國範圍內的養老金統籌,以彌補個別地區養老金資金缺口。   如果真的要延遲退休年齡,也要有一系列的制度及充分的制度紅利兜底,不應讓延遲者吃虧。比如推行彈性退休制,規定正常退休、提前退休以及超齡退休的福利差異。因為延遲退休從另一角度來說,意味著工作時間和工作量延長,個人創造的價值更多,按照對等的原則,貢獻大,給予的回報就應該加大,退休後的工資比例也應增加。    網友聲音:    退休制度改革須以提高生產效率為目標   網友劉勛:輿論普遍認為,要建立彈性退休制度,摒棄“一刀切”的做法。相比較而言,彈性退休制度會更加科學些,更能體現制度的因地制宜性。然而,彈性的退休制度設計並非退休制度改革的終點,退休制度改革必須以提高社會生產效率為根本目標,任何制度設計都不能挫傷或打擊社會財富的生產效率,否則退休制度改革不僅不能破解人口老齡化帶來的養老危機,還有可能影響社會生產效率,加劇養老危機。   延遲退休“男女平等”是個好主意   網友張西流:養老金並軌之後,延遲退休年齡將提上議事日程。社科院建議從2018年開始,女性退休年齡每3年延遲1歲,男性退休年齡每6年延遲1歲,即延退“女先男後”,顯然方向是對的。適當推遲女性退休年齡,提高個人繳納養老金年限,既可以充分發揮女性人力資源優勢,又可在一定程度上緩解社會保障體系中養老保險基金的支付壓力。因此,不妨借鑒國際成功做法,結合我國養老保障制度現狀及勞動用工實際,在“女先男後”前提下,採用持續漸進方式,逐漸把女性退休年齡推遲3到5歲,實現男女退休年齡相對平等。   養老金並軌關鍵在於把握公平   網友趙德傳:無論制度如何設計,必須把握公平二字,實現養老金並軌後的真正養老公平,唯此,養老金並軌制度才能切實有效取得大多數人支持,也才能真正實現“2018年開始延遲退休”。建議建立分類有別的養老金繳納主體;逐漸縮小並軌後的養老金替代率;建立完善的職業年金制度。  (原標題:話題探討:2018年開始延遲退休是否可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